韩国瑜成台湾首位被罢免市长 症结点还是出在他身上

更新:
2020年06月08日 23:26
在高雄20多年执政的韩国瑜2020年6月6日成为台湾首位被人民成功罢免的直辖市长
当了高雄市长还不到两年的韩国瑜(鞠躬者),2020年6月6日成为台湾首位被人民成功罢免的直辖市长。(互联网)

市民最在意的还是施政成效

惠州股票融配资2018引发“韩流”热潮、终结民进党在高雄20多年执政的韩国瑜,在2020年6月6日再度写下历史,成为台湾首位被人民成功罢免的直辖市长。

20200608-han guoyu mayor.jpg
韩国瑜当选高雄市长时的意气风发。(互联网)

在开票结果公布后,确定遭到罢免的韩国瑜,语带哽咽的在台上发布感言:共有两个感谢,三个遗憾,一个祝福

话不多说,我们直接看最关键的遗憾:

“掌握国家资源的政府,应一心一意为人民打拼,但所有心思在罢韩国家队,买通媒体、抹黑造谣不断,罢韩国家队如有心思,应全力为民服务,一个作威作福政府是会被唾弃的。 ”

然而,真的是这样吗?

被罢免下台 少牵拖别人

民进党擅长斗争,是大家都公认的事实。自从总统大选后,罢韩行动的确是民进党的蓝图之一。

然而别忘了,这5个月来,台湾和全球一样都在忙防疫,而且成效是有目共睹。什么政府心思全放在罢韩,基本上没什么说服力。

20200608-han guoyu.jpg
前高雄市长韩国瑜在高雄市议会作市政报告咨询。(高雄市政府网站)

依照台湾选举罢免法,有效同意票须达该区选举人数总4分之1以上。以高雄的人口换算,罢免同意票至少需要57万4996票。

然而韩国瑜以93万9090票的同意票和2万5051的不同意票,以远超过门槛的得票数被赶下台。罢免韩国瑜的票数,甚至超越2018韩国瑜在县市长选举中获得的89万2545票。

罢免案基本上和选举完全不同。要达到罢免门槛、并成功罢免下台,在实务上是比胜选远为困难的事。于是自从1975年台湾罢免制度实行至今,在45年间从未有过县市首长被成功罢免的先例。

20200608-Happy crowd.jpg
高雄民众以行动表达了自己的意愿。(苹果日报)

惠州股票融配资纵使民进党的攻击对罢韩有推波助澜的效果,但以如此悬殊的差距、如此难看的总票数被赶下台,总结一句话,韩国瑜在高雄已经到了天怒人怨的地步,症结点还是出韩国瑜在自己身上。

韩国瑜的问题

自从宣布参选2020总统大选后,“落跑市长”的标签,就像口香糖一样,黏在韩国瑜身上,甩都甩不掉。当然,选前振振有词的说多爱高雄,多为高雄著想,结果上任6个月后就跑去选总统了,诚信方面很有问题。

落跑去选总统虽然有问题,但比起政见跳票,就只是小问题。

想当初韩国瑜选市长时,抱怨高雄“又老又穷”,等他上任后,要“货出得去,人进得来,高雄发大财”。

20200608-han guoyu02.jpg
韩国瑜。(互联网)

然而快两年过去了,货有出去吗?人有进来吗?高雄有发大财吗?

都没有。

惠州股票融配资如果说短短两年看不见成效,行!那我们来看看其他韩国瑜的政见,什么爱情摩天轮、太平岛挖石油、让迪士尼来高雄、盖赛马场、引入F1赛车、在旗津盖赌场,有哪一项实行了?讲白点,韩国瑜就是大炮仙,乱开选举支票,搞一堆天马行空的异想,下场就是全面跳票,如何让人信服?

惠州股票融配资除此之外,韩国瑜这个人的言行举止也常令人非议,什么“凤凰都飞走了,进来一堆鸡”、爬树、闻漂白水......互联网上有很多韩国瑜争议事件的总整理,那是长长一大串,有兴趣自己去查。

总之,韩国瑜这个人快人快语的个性,注定会被很多人喜欢,也注定被很多人讨厌。

说到底,市民最在意的还是施政成效,你这个人可以乱讲话讨人厌,但事情有做好就行。

然而,韩国瑜实际上在市政上也是不合格,就拿《天下杂志》的2019县市首长施政满意度调查来说,韩国瑜可是敬陪末座的第22名,可见行政能力早就被高雄市民质疑。

20200608-han guoyu visit Xu Kunyuan.jpg
高雄市议会议长许崑源6月6日晚上坠楼身亡,韩国瑜(右二)赴许崑源家慰问。(互联网)

民主政治 人民当家

惠州股票融配资韩国瑜罢免案的成功,不仅仅是台湾人民洗掉了一个草包市长,同时也体现着民主社会中水能载舟亦能覆舟的特性。

惠州股票融配资想当年2018,韩国瑜是如何的意气风发,从一个沉寂许久的小人物,摇身一变成为轰动台湾政坛的政治新星。

然而本身的能力不足以承载野心,2020不仅没有拿下总统大位,还被抄了高雄老巢,重新成为在野政客。

这一连串的峰回路转,不仅是重击韩国瑜和国民党的声势,实际上也警告着执政的民进党当局:人民拱得起你,也有能力把你拉下台

(注: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网站立场)

想分享你的文章?

请电邮:antseditorial@pzw610.cn